PC蛋蛋新春走基层 铁路建设者的春运故事
作者:PC蛋蛋 发布时间:2019-02-28 01:43

  “上联:40载改革开放普惠神州大地寒来暑往四季春常在;下联:60年栉风沐雨踏遍祖国山河南征北战八方庆佳节;横批:路通人和。”2月5日,家住河北省石家庄市的赵润山笑着向记者展示自己写的春联,“2018年是国家改革开放40周年,也是我的工作单位成立60周年,所以趁着岁末年初,写一副春联来庆祝。”

  今年50岁的赵润山是中铁三局集团第二工程有限公司的一名职工,也是一名工龄三十余年的铁路人

  除了爱搞搞创作,赵润山还是一位烹饪高手,今年依旧是他掌勺给全家做团圆饭

  三十年来,寒来暑往,他在天南海北都留下了修建铁路的足迹。“全国有无数和我一样的铁路建设者,每年春节,我们回家的起点总在变化,但终点一直是家乡。”

  出生于山西省太原市的赵润山,儿时每年过年都会回到位于忻州的老家。7岁那年的春节,是他第一次坐上火车

  “那时还没有春运的概念,过年坐火车的人不多,火车票是随到随买。”赵润山回忆。而让他最记忆犹新的,还是火车里的滚滚黑烟。上世纪七十年代,全国多数线路还在运行蒸汽机车,靠烧煤提供动力,浓浓的黑烟从车窗外飘过,随风吹进车厢,尤其火车驶入山洞时,呛人的煤烟味更浓。当时太原到忻州的80公里路程,坐火车要两个多小时,下车后,每个人脸上都蒙了一层煤灰

  “当年,方便面还没有出现在中国市场,火车上供应的是几毛钱一盒的盒饭。”赵润山说,“不过吃的人不多,饭一打开,不一会儿就会落上煤灰颗粒,吃饭要就着煤灰吃。”

  1984年,赵润山中学毕业,面临着下一步人生道路的选择。彼时,改革开放春潮涌动,带着一股对外面世界的渴望和对铁路工作的向往,15岁的他报考了邯郸铁路技术学校,背起行囊离开了家

  三年学习时光很快过去,1987年,毕业后的赵润山和几个同学被分配到了铁三局二处八队工作。从河南省月山火车站下车后,一辆“解放大板”把他们接回了位于月山镇九府坟村的工程队,参与建设山西侯马至河南月山的侯月铁路

  工程队上的工作比想象中更难。除了放线、测量、抄平、内业这些技术活,翻钢轨、抬枕木、铲石碴、起道拨道、混凝土拌合等工作也都需人工完成。唯一机械化操作的部分就是机械队负责的土方施工,队上配备了老式的东方红推土机、铲运机和小型翻斗车,有时还会用到拖拉机。“那个年代工人干活基本是凭着一双手,人拉肩扛。”

  而工作后的第一个春节,赵润山也迎来他人生中第一个真正意义上的春运。“几百公里的路程要花上一整天。”

  受限于当时工程队上交通工具的缺乏,每年春节,回家探亲的员工要先从位于偏远山村的驻地辗转到火车站,再坐绿皮火车回到各自家乡,宛如一场远征

  不过,过去在火车上“吃煤灰”的情况已经不复存在。上世纪80年代中后期,能耗高、污染大的蒸汽机车已逐渐退出了客货运的历史舞台,全国铁路客运开始普遍运行效率更高的内燃机车

  侯月铁路之后的三十年间,赵润山又陆续参与了京九铁路、朔黄铁路、秦沈客运专线、合宁客运专线、德商高速公路、海南东环铁路等项目,也见证了中国铁路的发展与变迁

  其中,让他印象最深刻的就是参与修建秦沈客运专线年,赵润山辗转辽宁省凌海市和沈阳市沙岭镇,参与修建秦沈线标段

  相比侯月铁路时期的“人拉肩扛”,秦沈客专时期已基本实现机械化施工。铺轨、起道、拨道、养护等线上施工达到了完全机械化,混凝土施工也变成了拌合站搅拌、混凝土罐车运输、混凝土输送泵浇筑等一条龙机械化施工

  作为是中国自主研究设计、建造的第一条客运专线,秦沈客专是中国高速铁路时代的起点。“它的建成运营不仅带动了中国铁路综合技术水平的大幅提高,更是承载了我国历代铁路人的高铁梦,见证了我国高速铁路技术从无到有、从落后到先进的巨大变化。”赵润山说

  以秦沈客运专线为起点,高速铁路在中国大陆迅速发展。2008年,中国第一条设计时速350公里的高速铁路京津城际铁路开通运营。此后,京沪、沪昆、京广、哈大等一批设计时速350公里、具有世界先进水平的高速铁路相继建成,形成了比较完善的高铁技术体系

  而赵润山的春节回家路也越来越便捷。根据中国铁路总公司发布的数据,到2018年底,全国铁路营业里程达到13.1万公里以上,其中高铁2.9万公里以上。此外,人们的出行选择也更加多元化。高铁动车、飞机、自驾等多种方式让回家不再是难事。“这些年,无论项目驻地在辽宁、山东、安徽或海南岛,回家的旅程再也没有超过半天。”赵润山说



相关推荐:



电话
4008-888-888
秒速时时彩秒速时时彩秒速时时彩秒速赛车秒速赛车极速赛车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