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钢拥有国内管理水平最高的地下矿山
作者:PC蛋蛋 发布时间:2019-04-03 04:23

  改革开放四十年来,上海梅山钢铁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梅钢)始终与时代同行,披荆斩棘、艰苦创业,砥砺前行、奋发创新,从单一生铁原料基地,成长为大型钢铁联合企业。进入新时代,在中国宝武钢铁集团大家庭里,作为宝钢股份四大精品基地之一,梅钢坚持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的理念,沐浴时代发展的春风,彰显着前所未有的蓬勃朝气

  从“一年出焦,一年出铁”的奇迹创造,到成为宝钢股份竞争力的有机组成部分,梅钢人用汗水与坚持、责任与担当,勇立潮头、争创一流。梅钢拥有国内管理水平最高的地下矿山,拥有国内最先进的炼铁、炼钢、热轧、冷轧生产装备,具备年产760万吨高端钢材制造能力。梅钢主要产品为热轧、酸洗、冷轧三大类产品。热轧产品主要有结构用钢、冷成型用钢、汽车用钢、管线多个牌号。酸洗产品主要有汽车结构钢、压缩机用钢、搪瓷钢、机械五金用钢等。冷轧产品主要有普冷、电镀锡、热镀锌、热镀铝锌四大系列

  绿色是生命的本色,也是梅钢生存发展的内在驱动与价值追求。践行绿色梅钢、建设与城市互融共进的一流钢铁企业,是梅钢对社会作出的庄严承诺和钢铁行动。梅钢大力推进以绿色为核心的环境经营战略,实现绿色发展。特别是“十一五”以来,累计投入300多亿元,用于淘汰落后产能、升级工艺装备和优化产品结构。从国内首家实施烧结烟气脱硫到投运全球首套烧结烟气干式协同超净装备,从推出环境经营差异化战略到把环保提升至第一管理,从推进现场环境整体改善到高标准打造厂容厂貌,梅钢的绿色发展都在不断取得新的进展。目前梅钢焦炉、烧结SO 2、NOx、颗粒物等运行指标均远低于特别限值排放指标,主要污染物排放水平远优于清洁生产一级标准,污染物综合排放较2012年下降近50%

  推进智能制造,是梅钢立足现在、面向未来、建设一流企业的战略选择。梅钢搭准《中国制造2025》的战略脉搏,在传统的钢铁企业导入“互联网+”思维,以信息化带动钢铁制造的转型发展。梅钢以项目化方式积极推进智能产品、智能装备、智能生产、智能管理、智能服务,通过互联网、云计算、大数据等新技术与钢铁制造、生产服务的深度融合实现制造装备智慧化、生产过程智慧化、全供应链管控智慧化、分析决策过程智慧化,实现与供应商、与客户更加快捷的无缝链接,全力打造智慧工厂,实现智慧制造。一键炼钢、无人仓库等一大批智慧制造项目的实施,正在助推梅钢整体制造运行水平的提升

  独特的底蕴、企业的精神,造就了与众不同的梅钢。从建厂的那一天起,梅钢人艰苦创业、奋发创新,挥洒青春、砥砺前行,曾涌现出数位全国劳模和数十位上海市等省部级劳动模范。员工是企业竞争力的核心要素,是企业可持续发展的活力之源。在钢铁业同质化竞争异常激烈的背景下,忠诚勤勉、训练有素、充满活力的员工队伍是梅钢建设一流企业的根本力量。今天的梅钢人,更是将人生理想与企业发展牢牢焊接,不断熔冶情怀、绽放精彩

  国内“无人浇钢”第一人、梅钢炼钢厂员工邹世文,1996年中专毕业来到梅钢,开始了他的职业生涯。22年来,他从一名普通的连铸浇钢工逐步成长为连铸首席操作,期间,共获专利28项,认定技术秘密16项,并获得上海市五一劳动奖章、江苏省机冶石化系统“十佳行业工匠”等多项荣誉称号

  2014年,邹世文偶然看到一段视频,在奥钢联林茨钢厂诺大的厂房内,只有几名工人神态轻松地来回巡检,而浇钢现场空无一人。与世界先进水平对标找差,实现“无人浇钢”,这是邹世文心中的高远目标!连铸“无人浇钢”在国内没有成熟的模式可以复制,没有成套的设备和技术可以移植。但是邹世文和他的战友们已横下一条心:世界先进企业能够做到的,我们梅钢人也一定能做到!要敢于做第一个吃螃蟹的人,做前辈们没有做过的事,推动中国钢铁业的技术进步。2015年,梅钢炼钢厂组建“无人浇钢”项目组,由邹世文牵头,策划、绘制“无人浇钢”的蓝图。在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邹世文没有了上班和下班的概念。千淘万漉虽辛苦,吹尽黄沙始到金,终于,结晶器异常自动处置程序开发成功!经过多方确认无误后上线模拟测试。在一个多月的测试和数据分析中不断优化。2017年3月15日,系统正式上线运行。梅钢二连铸浇钢平台,干净、整洁的浇钢区域没有了浇钢工人,控制程序正有条不紊地指挥着生产设备将高温钢水铸成合格板坯。敢为人先,争创一流,梅钢炼钢厂成为国内第一个成功实现“无人浇钢”的生产单元

  季益龙是梅钢炼铁厂电气首席点检,1996年食品专业大专毕业后进入梅钢,20多年职业生涯的不断积累,他从一个电气专业门外汉成长为“维修电工技师、电气点检高级技师”,先后荣获宝钢“工人发明家”、央企“青年岗位能手”称号,他负责的课题《实现焦炉高环保、高效率的控制应用技术》项目获2016年上海市科技进步三等奖,2017年被上海总工会授予第二届“上海工匠”称号,荣获上海市“五一劳动奖章”

  接近开关是一种检测高炉炉顶阀门动作的电子设备,在高炉炉顶高温、潮湿的环境下故障率非常高,一次故障影响高炉生产至少半小时,从他进厂到到做班长的10年间,一直想彻底解决这个问题,试了各种办法,都不能彻底解决,这也成了他的一块心病。直到有一天,看到显微镜不同倍率的镜头随手转换,于是季益龙灵光一现,在接近开关旁边增加一个接近开关和切换装置,出现故障时,只需要操作工去现场切换掉故障接近开关就行了,困扰高炉多年的故障终于被解决。在喜悦之余,季益龙没有放弃对自己的提问:解决故障可不可以再快一点?于是接下来的时间里,他利用4#高炉、5#高炉编程的机会,在客户端上设计了画面“切换开关”按钮,操作工不需要去现场只要点一下鼠标就完成一切,按照这样的理念,对高炉很多设备做了操作便利措施。按说做到这一步已接近完美,但是到2016年,在梅钢群众性“招标揭榜”活动中,他又自定课题“逻辑程序的故障自动判断功能”,让系统智能判断故障、从而实现操作的智能化。他用人生的20年时间,为高炉生产节约5分钟付出了持之以恒的努力

  22年前,作为梅钢矿工子弟的刘焕景,带着对美好生活的憧憬和成为一名新时代矿工的梦想,踏着父辈的足迹来到梅山矿业,成为一名井下出矿工。22年来,刘焕景一步一个脚印,始终坚守地层深处的出矿岗位,累计出矿36余万车,出矿量达300余万吨,创造了单机月产量超8万吨的历史最高记录,他也因此成为了大家心目中名副其实的“三最”员工——标准最高、技能最高、产量最高。2013年,刘焕景上了上海东方卫视《劳动最光荣》节目。在节目中,刘焕景系统、全面地介绍了矿石如何从井下通过多道工序采出送到地面的工艺流程,演示了井下工人从地面进班下井到作业结束的过程

  工作中刘焕景处处严格要求自己,勤于学习。出矿时,眉线低的点矿石流淌速度慢,高的点流淌速度快。刘焕景就在眉线低的点多铲几斗矿,再往眉线高的点铲矿,实现迎头淌矿的均匀性。由此总结的“根据迎头眉线高低来选择性出矿”成为重要的出矿工艺标准。他提出的“倒车前将铲运机停稳两秒钟,给设备一定的反应时间,再进行切换,就不会产生故障”建议,被采矿场纳入出矿岗位作业标准之中。每出20车矿,刘焕景就会对巷道底板的矿石进行清理。别人1年要换9只轮胎,而他只需用5只轮胎,不仅节约轮胎费用,还提高了出矿效率。周围同事佩服地说:看刘焕景出矿就像看演出,迎头铲矿自然流畅、电铲开的稳稳当当、溜井口刹住车同时铲斗抬起翻转倒矿,从迎头到溜井倒矿一气呵成;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没有持之以恒的坚守是做不到的

  歌声,是人类共有的心灵语言;歌声,是传递感情的至真天籁。从踏上这片土地的第一天起,梅钢人呼唤美、歌颂美的歌喉从没有停歇。从芦苇做墙、茅草覆顶的简易工棚,到铁流奔涌、紫烟蒸腾的火热炉台;从群星闪耀、流光溢彩的大剧场、大舞台,到绿荫垂柳、芳草萋萋的街头广场、寻常巷陌,梅钢人的歌声早已伴随着滔滔扬子江水,唱遍六朝古都、巍巍石城,唱彻浦江两岸、东海之滨,唱响神州大地、四面八方!职工合唱团是梅钢文化艺术的一张耀眼名片。合唱团成立于梅钢建厂初期,自成立以来,形成了固定的训练、演出机制,经常参加地区性、全国性乃至国际性的合唱比赛和演出,多次荣获大奖。文化的品牌源于热爱,源于深厚的群众基础。“献给党的歌”梅钢七一合唱大赛,至今已举行了20多届,每届都有多支代表队、数百人参赛。这样的热情,这样的基础,是梅钢人用艺术妆点生活的缩影

  梅钢,是文学的家园。梅钢人浓墨重彩地抒发创业、创优、创新的情怀,一批批文学作品在《人民日报》、《人民文学》、《文艺报》、《文学报》、《解放日报》、《文汇报》、《扬子晚报》、《新民晚报》等国家级、省市级报刊杂志上发表。小说、散文、诗歌、报告文学等佳作多次在全国、省市及行业的文学创作评选中获奖。一茬又一茬文学爱好者,用眼中的美、胸中的情、手中的笔,在描绘梅钢、讴歌梅钢,前后相继、薪火相传

  以中国文联副主席、著名书画家尹瘦石为团长,著名歌唱家马玉涛为副团长的中国文联采风团一行14名艺术家,曾来梅钢体验生活、采撷风情。他们深入地层深处、足履高炉炉顶、纵横千米轧线、流连铁路码头,为一线职工载歌载舞、泼墨挥毫,为文艺爱好者精心辅导、悉心指点,所到之处,掌声如潮。著名书画家武中奇、陈大羽、尉天池、王伟平、赵绪成,著名电影表演艺术家白杨、张瑞芳、秦怡,著名作家包忠文、冯亦同,著名摄影家赵浏兰、刘小元等都曾分别来梅钢传经送宝、提携后进、汲取创作灵感



相关推荐:



电话
4008-888-888
秒速时时彩秒速时时彩秒速时时彩秒速赛车秒速赛车极速赛车新闻网